影子影子

写于出国前的5天

向现实妥协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这是一个问题。今天看到一篇公众号文章说出国之后思想和父母发生了分歧,总因为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吵架。评论里提到选专业完全不考虑就业因素就是在对父母养育自己的一种辜负。其实之前从未从这个角度考虑过选专业的问题——先前总觉得选专业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不论是一个人向现实妥协还是一个人遵从自己的内心。其实我们这代人更难与父母之间独立了,不是么?虽说生活在现在的年代里我们有条件更早地产生更多的想法、除了赚钱之外的更多的追求,但因为父母经济条件的提升和对于独生子女的照顾,总是会在子女尚未独立的时候就为其提前准备好一切。比如说我父母季节为我提前考虑好了房子的问题。房子只是一个方面,当父母除了照顾好自己之外还有精力顾及别人之时,第一个想到的大概就是就是子女,所以其它方方面面都想让子女过得安稳。父母更要包容子女新奇的想法,理想都要落地,而如何落地?凭着一腔热血其实很难落地。很多时候其实都要靠父母。是父母提供给了我们产生这些新想法的机会,是父母使我们有可能看到外面更大的世界,而我们在这之后居然忘了这个事实,而反过来去怪父母思想的落后。其实他们又能落后到哪里去?他们当初既然能支持我们出国那便是认同这种年轻时去挑战自己、见识更大世界的想法的。那些差异其实细细想来难道不是微不足道的么?我和妈妈在一件事上争论的时候总怪她为什么总和我不一样:但反过来想,我不总是也和她不一样么?其实本不需要任何事情都要争一个谁对谁错。不要总等着对方做那个妥协的人。

没有输入的话,一味的输出也没有意义。

听听搞偶女孩说的吧

https://zhuanlan.zhihu.com/p/38144123

昨天在知乎上看到了一篇名为《丑陋的中国式选秀》的文章。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在diss偶练,主要集中在对节目的diss:偶练没版权;对大厂时期lxs们的diss:没实力,全靠人设、靠炒作;对出厂后lxs的diss:一大批流量小生涌现,炒作、赚快钱。

一开始看这篇文章的时候,觉得好像对面有一个人一直在我身上不断泼冷水。好像每句话都说的很对,狠狠地再打我的脸。但细细想来,这篇文章的作者个人价值观太明显了,不太能够做到批判性地去看问题。

首先没版权这一点,躺平任嘲。中国版权意识淡薄是一个事实,抄袭者无人追究,观众看得津津有味。在这一点上,我承认我没有足够的魄力,在知道它是抄袭的节目之后依旧再看,仅仅是因为它足够好看。事实上我经常为自己这样为最简单的欲望所牵制的举动而感到有些沮丧和失望——抄袭是偷窃,是对他人劳动成果的践踏,是对他人知识产权的侵犯。抄袭的举动是抄袭者对于自己懒惰的妥协,是得过且过只注重短平快地产生结果的一个利益至上的举动。我想在偶练之后,要刻意地去训练自己不去看抄袭的东西,去学会割舍因为无知而对抄袭的东西建立起的感情。

出厂后的lxs炒流量赚快钱也是躺平任嘲——这点不多讲了,npc出场之后真的是快被各种代言和fm榨干了。

但有一点我实在不能认同文章的作者,那就是他认为只能以实力去评判偶像,也就是唱、跳、rap。节目也应该只为我们展现这些,剩下的因素例如颜值、人设、艺能等,都是旁门左道,都是按理说不应该被用来评判一个人是否能成为偶像的条件的。

我觉得答主这个观点犯了两个错误——没有考虑到由于各国文化之间差异而带来的idol不同的定位;忘记了偶像是由什么来判定的。

在kpop文化中的idol确实像答主说的,实力是硬道理,个人认为这和kpop文化已经相对成熟,观众审美苛刻有关。但一定只有有实力的idol才是最对的、最符合idol称谓的人么?不是的。比如日本idol对自己定位就是要让粉丝幸福,观众评判idol时可能也少考虑了一些硬实力的因素,而更偏向于一种情感上的联系。中国可以说是刚刚迎来“偶像的元年”,在这个领域内还很不成熟,尚且不大能看出来偶像的定位。但无论怎样,用一种文化去评判另外一种文化都是不对的,更何况中国的偶像定位还尚未完全成形,如果盲目遵从kpop的标准,实际上可能会遏制了idol的多元性。也许未来中国idol的定位就是软硬实力皆备的综合发展,唱跳rap考虑、人设也考虑。很难说哪种idol更“对”。因为归根到底,“偶像”原本的意思是有很多崇拜的、喜欢的人,in a way,喜欢他的人数本身就是评判的标准。就像你评判演员的时候用他的演技,评判医生的时候用他的专业素质一样。

另外作者包括评论区的很多人的价值观我都很看不懂。有持相反观点的人说lxs们其实很努力,立刻被反驳说光努力是不够的,必须有实力才行。我想这未免太残忍太苛刻了一些。的确,人人都想直接看到成果,大家普遍都不想去看你列举everything you’ve been through,因为很难做到共情。但你不能去批判少数的那些在idol尚在积累阶段,还没有完全成熟阶段就喜欢上他的人们。相反我觉得这一部分人更有勇气也更zqsg:他们愿意陪着idol一起去经历、去成熟、去改掉错误,而不是在缺席多年之后直接地去欣赏idol已经积累爆发出的东西。当然在我看来两者也没有高下之分,只是idol目前身处位置不一样,追星的感受也不一样。

最后想说感觉中国的偶像市场刚刚开始起步,希望能给他一点希望和耐心,少一点在高处的指指点点。大胆去做,但真的真的不要再抄袭了,要对自己的东西自信。

一出好戏之后的一些碎碎念

*有剧透,没看过的慎入
*算张艺兴的半个粉丝,张艺兴的part写得比较多所以打了他的tag

怎么讲,个人觉得豆瓣上七点多的评分是完全合适的——不算是神作但也足够完整而且有让人意想不到的精彩的部分。其实影片开始不久之后是对它悬着心的,感觉这部片子里藏着很多容易引爆的点。比如说被拍烂写烂的末日荒岛题材、张艺兴的偶像身份、喜剧元素的加入、还有过多的flat character。看过之后觉得这些比较“危险”的地方都被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虽然不能称得上是神乎其技,但也算是很平稳、很顺利。

我是通过偶练了解到的张艺兴,之前也一直只用偶像这一面来看他,他作为一位idol也是优秀得无可挑剔——对自己很严苛,对他人很宽容,尊敬前辈又能为后辈们树立正面积极的价值观。听说过他演的《老九门》风评不错但也一直没有看过,所以看电影之前也很好奇张艺兴的演技来的。一开始是为他捏了一把汗的,觉得他最为演员的这个身份和idol相比还是有一些距离——声音中的那种懵懂和无知的感觉有很明显的“演”的痕迹,表情虽然也能看出来是在尽力地去做到位,但还是一看就让人觉得他在“演”。而相比之下在他旁边的黄渤的一举一动就完全像是“自然反应”,更能将观众带入到故事中来。当然演戏本就是张艺兴的副业,能做到这样已经实属不易了,我当时在电影院的沙发上打着哈哈这样想。

但后来张艺兴的表演可以说是狠狠地打了我的脸。“他要是疯了呢”那里从一点点靠近黄渤、欲言又止的表情到最后台词的语气和节奏都拿捏地恰到好处,黑化的一点都不让人觉得中二。而且可能因为我个人最开始是在偶练中认识的张pd,他严肃、自信又强大的形象先入为主了,所以我觉得他黑化时的表情放在他的脸上简直再合适不过了!比前期温顺中带有些许呆傻的表情要合适得多。张艺兴的气场本就是强大的,把他放在前期性格中的角色里让他施展不开手脚,黑化的这场戏和之后逼迫张总签合同的那场戏更契合他一些,他“演”的痕迹好像也淡了一些。

这个电影很会讨巧。末日荒岛题材中的优秀影视和文学作品层出不穷。而且稍稍接触一些此类题材的人可能就会形成“这种类型就是要揭示人性的丑恶面”“反乌托邦”等等这样的条件反射。这部电影如果仅限于此的话会将自己陷入一个很危险的境地,因为观众已经有了这样的预想了,如果只是按部就班地呈现观众的想法的话很容易让人觉得无聊。而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一部无聊的片子比一部烂片还要可怕。这也是为什么仔细回想起来之前看过的那些末日荒岛题材的电影总会有一些这样或那样的让人意想不到的调味剂。比如《无人生还》里最后的凶手;《致命ID》里最后的结局反转、凶手还有精神分裂的题材;《迷雾》里最后结局的反转。这些影片都做到了让观众“猜不到”。

《一出好戏》显然也做到了这一点。但它不是在结局的地方做功课而是在于剧情转变的节奏之快上,它不会“把天聊干”,眼看小王权欲膨胀的地方体现得足够到位,就飞快转到张总的部分——更高级更有头脑的强权统治;眼看这一部分也逐渐展示清晰,又赶紧安排一场下鱼,随之引来关于更深刻的“真与假”的思考。在恰当的时间观众总是会被引导着拐一个弯,又是另一段路。虽然手段事后回想起来也是很规矩的,但观影体验依旧是好的。

有很多喜剧元素的末日荒岛题材的电影或文学作品我还闻所未闻。可能因为这种题材的电影通常想要揭示的东西都太深刻与沉重了,喜剧在其中根本没有呼吸的空间。而这部电影成功地让喜剧元素扎根生长,有生存的余地还不显违和,真的可以说是很突出了。归结起来大概有以下几点促成了其成功——很喜剧很有包袱的开头和结尾,影响着人们对其整体的感官体验;扁平人物的数量很大,而且自始至终没有人死亡,随着死亡这个主题的缺席,沉重的感觉被削弱了,闹剧的感觉增加了;一些关键设定:小王的饲养员身份、黄渤想要离开岛屿的原因是因为彩票。这些地方似乎显示着这部片子中心立意扎根颇浅,因此展现出了一些稍稍更深入的东西便会让观众达到甚至超出心理预期。影片中的一些核心立意——权力和欲望、真与假、私欲等并不难理解,观众稍稍垫脚就能碰到,是容易给片子带来一个好结果的。

一个比较重大的值得diss的点大概是正片结尾了——不是彩蛋是正片。故事的落点很重要,写文章总结要扣题,电影也要。落点在爱情,两个人困在岛屿?这我真的有点想不明白,也请理解的好心人为我讲讲吧。

一些碎碎念

看到今天的05年写手事件有感。

从初一开始到现在看过的各类同人也不少了,一直以来这都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小说题材。因为角色是我喜欢的、熟悉的,这样的题材满足了我想看到更多的有关于他们故事的愿望,即使这显然并不是真的,但即使是想象也能带给我满足。

我以前从未想过这样的心态是否会有问题。大概是因为之前看过的同人都是二次元cp,他们本身就是虚拟的人物,所以同为虚拟创作出的同人文章和正传本就属于同一种性质,同人更像是身处平行时空中发生的故事。也可能是因为原作中的角色本就是创作出的人物,所以即使同人中他们为了满足读者的需求被“安排”做各种事情,放置在各种奇奇怪怪的背景和设定里,我都不会有一种“冒犯”原作角色的感觉——虚拟人物的性格特点本身就是外界所赋予而不是他们自身所拥有的,同人创作更像是在这些外界赋予的性格特点基础之上又加工了一番,只不过有些很到位的会被称为神还原,那些加工的过了头的就是ooc。

最近才莫名其妙地开始看第一对真人cp文。一开始我是很排斥的,当看到他们的名字夹在在其他文字中我会感到很怪异甚至有一点恶心。作为真人的他们在我脑中有更真实清晰的形象,且他们的性格都完全属于自己。因此看同人的时候脑海中更容易想象出他们用他们的身体来做文章中安排给他们的事情、扮演文章中安排给他们的角色。这让我感到对他们很是抱歉甚至觉得自己有一些猥琐,因为这其实已经很接近意淫了。我当时也试着去搜了一些长得俊同人,看了一些比较火的文章,但大多数都是看了开头就放弃了——是真的看不下去。

后来因为机缘巧合看了几篇可以说是最优质的长得俊文。被深深吸引了,之后迎来了每天沉迷zdj的一个月。除了做正事之外基本就是在乐乎上找文,一个月看了怎么也得有150篇左右,关注人数也暴增到90+。我是易上瘾体制这我很清楚,但我还是奇怪自己到底为何会开始这种巨大的转变的——毕竟一开始我是完全接受不了甚至还暗自得意idol终于帮助我抛弃了沉迷小说这个陋习。我想也许是因为我首先被剧情吸引,精彩到我重点只在发生了什么而忽视了角色本身,他们本来在我脑中鲜活的形象已经因为我大剂量的小说输入而逐渐模糊、逐渐地只变成了一个符号,一个承载着故事发生的代号。事实上我回想起来看二次元同人的时候我也是一样的,随着看的文的不断增加,他们在我脑中的形象也逐渐模糊,我几乎忘记最开始在正片里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喜欢上他们。
Lyj和yzj的形象也逐渐开始模糊。他们在我脑海里开始变成那种只看重和考虑感情的那一类人。

好在正主会偶尔出现以提醒我他们和在文章中被描写出来的有多么不一样:他们现在真正在意和每天困扰着他们的是什么、他们更远大的理想和目标、他们对彼此真正的态度。今天和昨天我看了很多lyj的采访,觉得他的谈吐真的很不俗,而且看起来是对自己深入了解过、对周围事物经常思考并能合理地处理的那种人。看到、听到他真人在讲话之后再看那些同人文,我会感到他被“冒犯”了,他被简化成多么单一的样子啊,他有厚度的地方被体现得有多么少啊。

为什么要有idol?回归偶像最初的意思,到底什么是偶像?“你是我的偶像。”这种话,在什么场合下会说出来?我想肯定不止是在一个人很帅的时候,一定是他身上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去学习,值得为了其不断变好。二次元中的角色也是这样(虽然也许不这么强烈),要牢记自己为什么喜欢他,为了这些自己喜欢的地方尝试做一些改变,而不要因为喜欢一个人就自私地把其任意捏造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来满足自己的愿望。喜欢偶像要喜欢他这个人,他的三观、他的颜都在其中之内。而不要为了自己的感受而把捏造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就这样吧,看同人也已经有快六年了,六年里看的怎么也有几百了。我确实容易成瘾,而且总爱莫名其妙地pick一些东西。这过去的六年taught me a big lesson.希望今天之后能不做王境泽、也要在pick一样东西的时候追问自己原因。要经常看、经常写、经常想。

炒饼:

(百图斩第二十四斩)昨天去小西天中国电影资料馆看了电影《孔雀》,喜欢镜头里的安阳老城。坐公交在去的路上画了张速写。看完电影接着去中国美术馆看画展,难得的八点闭馆

55:

很闲,为了了解奶泡同人圈生态,统计了截止到6月10号的同人文。
花了好几个小时呢,就发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还有,这个只统计了团内1v1的cp,无关团外其他lxs,而且all向的没有算。

tag打了前七的,不妥删